十八妹magia

欢迎评论!个人介绍请看4月的po~

――真由理的怀表,怎么又坏了?
寒假看的命运石之门啦,终于有机会画了一次,真由理真的很温柔可爱,让人想保护她呢。

ps:这次还是没找到门路……混色手忙脚乱,湿画法没掌握好水干的程度,干画的时候又没找好颜色……

原来今天不光是谷崎老师的生日,还是芥川老师的忌日吗!(爆哭)

王权富贵&王富贵 x 乱躁破灭女孩(v曲

很喜欢这首歌,假装画了手书其实就是几页图来配合一下,希望能get到那一瞬的感觉,我的意图~加着加着字ps崩了,整个ps都不见了,于是手写了一些......

咳咳水彩还是多攒一点发

p1正经水彩正经水彩纸正经毛笔正经线稿正经画(画完了才发现构图偏了)
然后感觉好难啊控制水分,之前看的教学视频是湿画法(应该是)于是窝也这么画,半干半湿这种状态好玄乎啊……感觉画的很脏
p2线稿大不同,王权的眼睛是个迷
p3之前王权进b萌十六强画的贺图
p4摆上来是让大家看一看三张王权(不对加上线稿算四张)张张不一样画男反类女(躺)

最近有长一点的权瞳文吃吗,没有我等下再来问一遍(走你)
呜呜呜抓心挠肺地想吃权瞳文,长一点的有剧情的,之前的几篇连载都好久没更新了估计是坑了,这一对大概是萌上容易后劲不足吧……噗噜噗噜噗噜噗噜就连吸朔吃太芥也不能抑制住我想吃权瞳文的欲望了啊我需要权瞳文来用力地搞我抑制剂没用了(好像说了很不得了的话)
先去啃啃旧粮

呜呜我谁也不爱,也不想谁来爱我,让我枯萎掉好了,卡嚓卡嚓,折断我的躯干吧
泡沫,露珠,幻梦啊

感觉窝不论萌什么作品都厨力不高……
而且一般图力比文力高(确信)
于是摸鱼混更……
在家中发现了毛笔于是用了用,它真是脱毛脱到让人心痛惹……

今晚聚餐听得学姐说的一篇有关薛宝钗前世是鬼的分析,感觉脊背发凉,于是找来了那篇分析的原文,大家一起来看呀~(话说又想重温红楼了)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603360930100ogqu.html?utm_source=bshare&utm_campaign=bshare&utm_medium=sinaminiblog&bsh_bid=1022989453

p1 about math,本意是安慰自己,结果一边画一边发现自己公式屁都不记得……还有可导微分连续的关系呢???我的大清要亡了……
p2豆花儿寄给我的水彩试手(其实是放上来凑数的不然一张图太少)

关于数学

  最近在复习高数,不过对我来说比起说是复习不如说是走马观花般地翻书。说到数学就想起了高中的事,印象很深的有关数学的事情,搞得我发呆恍惚了好久。第一件事是高一下学期文理分科的时候,在思考选文科还是选理科。其实本来我是一早就想好学理科的,很早之前就做了决定,所以不准备再思考的。想得越多,越会发生不可预料的。我的数学非常不好,从高一开始就在吊车尾了。班主任兼数学老师在有一次我交上一张大面积空白的试卷的时候,皱着眉头对我说:你这个数学到文科也不行。平时做题目的时候脑子里倾倒不出东西,被班主任又盖上了这样的戳子,我做数学的时候会自抱自泣,更是两眼一抹黑。不过已经决定好学理科了,这些都不要去想了,决定了就是决定了,管他怎么样,不要改了。然而我左右摇摆的心理无法摆脱,在班主任在班上说了他要去带文科,而且有些同学适合学文科不要强行学理科之后,我不得不又开始思考了,一思考就开始摇晃,害怕得脑浆沸腾,一冲动就跟爸妈说我要去学文科。啊啊,思考再做下决定是多么痛苦的事情,这种也不知道如何那种选了又会怎样,不确定性要胀大成一个漩涡了。爸爸妈妈就跑到学校来跟我谈,说了很多,我感觉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只觉得文科在我之前的计划外选择它是一件令人害怕不敢去做的事情,于是还是念了理科。
  第二件事是高二期末的时候。我的数学不用说,依然还是老样子,甚至更差了,不及格乃是家常便饭,倒数第一轮几次就能轮到我头上。那次期末的题目我做起来非常不顺手,考完数学以后我就很担心,跑去办公室找班主任(换了个班主任依然是数学老师),向他诉说我这次的数学考得比以往还要不好。诸位,我是个不经意就会流露出自己的撒娇情绪以及依赖的人,考得不好,去求助一下班主任吧,这个想法就这样自然地出现。他沉默了一会,睁大眼睛看着我跟我说这次的题目不难。我慌慌张张,也只能说啊。我一直是笑着的,不停地扭动着,然后听见班主任语重心长地说你这个数学怎么办,我就低着头嘿嘿笑,眼睛四处瞟。要不你去转文科吧,文科数学简单。我一下就笑着呆住了,抬起头看着他。物理老师在旁边听到了我们的谈话,敲着上次做的理综卷向我说你的理综也没有优势,数学也不好,之后可怎么办。班主任老师眼睛一直都是亮晶晶的,他说你学文科可能会有优势,我给你分析。文科可能比较讲究记忆与理解,你语文和英语很好,我觉得你在这方面有优势。于是我迎着他温和的目光也笑着看着他,嗯嗯这样应答着,装作不经意揉眼睛的样子去擦掉眼角的泪水。休息时间,外面很吵,我整个人都要散掉了。对面桌的语文老师说一年应该够的吧,然后拿起毛笔在墙上挂的纸上练字。起笔,停顿,再流畅地写下,我不好意思地笑着,死死地盯着那支笔。班主任一边说,我一边笑着揉眼睛,这样就不至于太丢脸了吧。我在那一方小小的办公室里迈不开步子,光是维持存在于斯的样子就很艰难了,等到铃声将我救赎,我飞快地道别跑回教室考下一门。班主任走进来叮嘱我先不要想好好考,我低着脑袋微微点头。
  然而直到最后我也没有改读文科,大学也还是念了工科。想起这个事,就把他们记下来了。